校友访谈

>详情

接轨“宏大战略”,服务“一带一路” ——访国际关系学院/华人华侨研究院张振江教授

发布时间:2017-05-17 16:19

来源:暨南大学校友会

浏览量:312

张振江

简介:
张振江,南京大学关系史博士,中山大学中外关系史博士后,现任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院长、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院长。张教授研究方向为国际关系历史与理论、东盟问题、跨国移民及华侨华人等,著有《冷战与内战:美苏争霸与国共冲突的起源》《从英镑到美元:国际经济霸权的转移》《为什么是“少数民族华侨华人”》等。

1.问:请问您如何评价此次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张振江院长(以下简称“张”):可以说是一次“非常成功”的会议,主要指两个方面。从参会规模上看,共有29位外国元首、政府首脑及联合国秘书长等3位重要国际组织负责人以及来自五大洲130多个国家约1500名各界代表参加了会议,意外的“惊喜”是历来对“一带一路”态度冷漠甚至敌意的美国和日本也在最后时刻派来了代表,表明“一带一路”这个由中国提出的合作倡议得到了全球范围内的响应,“一带一路”这个“志愿者联盟”的吸引力越来越大。从会议成果上看,会议主题明确,内容丰富,安排紧凑,特别是习主席在开幕式上的讲话,总结了过去的成绩,指明了未来的方向,对大会的后继讨论提供了基础。根据新华社发布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清单》,论坛期间共形成了76大项、270多项有代表性的成果,发布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联合公报》,重要的是,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将在2019年继续举办。

2.问:您觉得华侨华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应扮演何种角色?

张:谈到华侨华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一个大家通常使用的词汇是“桥梁”。作为一个独特的群体,一方面,华侨华人对中国有着更多的了解和认知,对故土家乡有着特殊情感和眷恋。另一方面,由于长期的生活经验,他们对侨居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历史法律等也有着直接和深刻的了解。他们的这种特性决定了他们可以担当起中国与所在国之间的媒介和桥梁,侨务政策中“以侨为桥”的说法正是体现了华侨华人的这种独特角色。“一带一路” 倡导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在这种沟通和联通中国与他们居住国的过程中,华侨华人的作用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最终联通的是对“一带一路”感兴趣和有意愿的所有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其中包括海外华人。华侨华人,不仅仅是中国互联互通外部世界的媒介和桥梁,更是互联互通的主体和对象。因此,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我们应拓宽视野、扭转思路,逐渐摆脱“用侨”和“养侨”的指导思想,更多的突出“惠侨”的理念。让华侨华人成为中国崛起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受益者。“一带一路”将是中国影响世界的重大举措,要让国内的中国公民、海外的中国公民、广大的海外华人以及全世界的各国人民都能成为“一带一路”的受惠者。也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崛起为一个引领世界发展的全球性大国,才能得到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认可与接受。

3.问:在您看来,教育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张: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是直接的作用,即教育本身作为一个内容充实和丰富“一带一路”,诸如加强与相关国家教育机构之间的合作,开展与教育相关的师生交流与合作科研等,加强中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之间的关系与纽带,达到民心相通的目标。

另一方面是间接的作用,但却是根本的作用。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人才的培养,任何百年和千年的大计靠的都是人才。就此而言,如何培养出一批批具有全球视野和国际能力的人才,培养出一批批具有“一带一路”理念和思想、并且能够实践和操作“一带一路”的人才,才是中国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最迫切和最严峻的重任。只有源源不断的人才,才能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和“一带一路”大计保驾护航;只有源源不断的人才,才是“一带一路”建设最持久和最根本的保障。

4.问:您认为暨大在参与共建“一带一路”行动中的优势是什么?能否介绍一下近年来暨大在共建“一带一路”行动中的参与情况。

张:作为中国高等教育的一员,暨大同样具有刚才提到的直接作用和间接作用。当然,比起其它高校,暨大的“侨”字特色更是赋予暨大在“一带一路”中的突出作用。

一方面,暨大与其它高校一样加强了对“一带一路”的研究和政策建言。举个例子,以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为基础的“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的发展和建设正是这一体现:国际关系学院是“人才培养”,华侨华人研究院和东南亚研究是“科学研究”,而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则强调“社会服务”,即如何把我们的人才培养和学术研究成果转化为服务社会的产品,上能影响政府决策,下能引导社会舆论,是我们丝路院的重点。我们的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成立于2014年,因为当时还没有“一带一路”的官方统一说法,实际上它就是指新时代的“一带一路”。几年来,我们的团队承担了各级政府部门围绕“一带一路”的课题,写出了很多相关的政策报告,不少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肯定性签批,我们的学者在各种媒体上露面发声,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影响。

另一方面,暨大继续结合自己培养人才的优势与特色,加强“一带一路”的人才培养。中国的大学大概只有我们才有“外招生”的说法,就是专指全国最大数量的港澳台侨生群体。从针对港澳学生的专门联考制度、到专门设立的四海书院,从华文学院到国际学院,从外招本科生的分流培养到大量海外研究生的招收和训练等等,都是暨大一直在做的事情。去年,我们华侨华人研究院和学校相关部门合作,专门向国务院侨办提出了暨南大学在培养“一带一路”战略性人才的总体构想与方案,赢得了中央政府部门的肯定。

5.问:在国家建设“一带一路”的背景下,请您谈一谈暨大在未来的发展方向。

张:我个人觉得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第一个层面是暨大如何把已有的优势进一步夯实,以便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比如可以招收更多的“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学生,进一步优化和做好人才培养的过程和细节,让这些学生更加了解中国和理解中国,对中国形成更加良好的认知,让他们为本国和中国的合作交流作出贡献。

另一个层面是如何应对和把握“一带一路”给暨大和整个中国高等教育带来的挑战和机遇。目前来看,“一带一路”几乎是一个勾连国内东西部、发展海洋和陆地、融通内政与外交、包括政治与经济的无所不包的“宏大战略”(Grand Strategy),是中国崛起、中国影响世界和世界转变的重大事件。那么,在这一伟大的变革时代中,教育能否和如何助力“一带一路”?我个人来看,情况一点都不乐观。尽管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但高校如果沿用旧有的学科分类和发展模式,那就完全不能培养出新时代所需的人才。我觉得,如何围绕“一带一路”这一伟大理念和实践的人才所需,对高校原有的学科和人才培养模式进行革命性的重组与调整,打破原有的学科设置和布局,把学科导向转变为问题导向,重塑整个大学的系统,是当前各个大学的重大挑战。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一带一路”需要的是多元化的人才,现实社会的问题从来不会呈现为政治的、经济的、管理的和历史的等等条块分割,政治学、经济学、管理学和历史学的人为分类最初也是为了分工去把现实世界认识得更为透彻和全面。但长久以来,学科的分野慢慢沉淀成了互不往来的独立王国,学科之间的藩篱越来越难以逾越,导致人们对现实世界的认识也越来越片面、狭隘甚至是错误,很多时候我们也只能无奈地劝说学生从大学毕业后继续在社会大学学习深造,大学的人才培养几乎成了永远建不成的“巴比伦塔”。就此而言,“一带一路”的伟大实践为整个高等教育提供了新的机会,让大学进行彻底的改革和重组,形成新的学科、组建新的团队、发掘新的问题和培养新的人才。我相信,在“一带一路”所引领的新时代,包括暨大在内的整个中国高等教育将要走入一个浩浩荡荡的新阶段: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版权所有:暨南大学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01号暨南大学校友楼401

邮编:510632

电话:020-85228950

EMAIL:oxy@jnu.edu.cn

校友总会官方微信

支持单位:

为了您的安全及获得最佳浏览体验,建议您使用IE10、Firefox4、Chrome20或更高浏览器

粤ICP备09216006号